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幸福就在身边,如果找不着,那它会在身后

我写我真情,我记我真心,我书我喜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反正就是很讨厌  

2014-05-22 12:33:38|  分类: 孩子们的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 故事背景

        这个学期的五月份开始,音乐老师曾经把两个孩子(袁x翼、郑x雄)带到我这里来,说是音乐课上做作业,老师提醒了还不改,而这两个孩子都是班级里平时表现优秀的。上学期都没有的事情,这学期怎么会?本周一下午经过教室,看见学生在上音乐课,有个别学生坐得不端正,连平时表现好的学生也是,还有同学在玩。怎么看都不像平时语文课上的表现。我觉得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,有必要整顿。

        故事叙述

        周二早读课,等学生到齐后,我让孩子们停下来。我说:“现在,蒋老师有事情要说,既然是用这样的时间来讲,肯定是比较重要的,也是比较严重的。”孩子们就端端正正地坐着,一副很认真的模样。我继续:“昨天的音乐课上,我看到了你们上课的一些表现,我模仿你们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 于是,我在讲台前,把他们的坐姿和小动作一一展现给他们,孩子们看了后笑了,我追问:“你们看见蒋老师刚才的模样,你们有什么感想?”孩子们不想了。“你们音乐课上的表现跟我课堂上的表现完全是不一样的,这是为什么呢?是因为不喜欢?不喜欢的举手?”我看见班长陈x伦、郑x雄、张x璐等几个学生。陈同学说老师放旋律,让他们听,并说出这是什么歌?他觉得很难,不想上。原来他是畏难情绪使然。另有学生说:“我本来就对音乐一窍不通,五音不全,讨厌上音乐。”这是先天因素决定的。问到张同学时,张同学愤愤地说:“我就是不喜欢,反正就是讨厌。”我说:“你能站起来说得清楚些吗?”他站了起来,然后说:“反正,我就是很讨厌音乐课?”“讨厌什么?”我依然淡定地问》“我也说不上来,那种感觉我也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说,总之就是讨厌她的人,她的语言,她的动作,她的神态,她上课内容,她上课的规矩,一切都很令我讨厌。”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,满脸通红,甚至眼眶都红了。我知道,他一定是心中有怨气,肯定是某件事上跟音乐老师有什么问题。音乐老师是个脾气很好,对学生很有亲和力的人,这个孩子也是属于很听话,讲道理,学习成绩很好的孩子。那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这个孩子对音乐老师如此的怨恨。其他的同学,都纷纷举手表示他们知道张同学为什么这么激动,但我很认真地说:“你们手放下,我愿意在下课的时候,让张xx同学亲口告诉我,我想跟他聊聊。”同学们把小手放下,我让张同学下课再来找我。

        下课后,他来到我身边,站在走廊上,我轻声问他:“能跟我说说为什么对音乐课和音乐老师如此之恨吗?”他倒是没有拒绝,而是非常认真地说:“上次音乐课上,我跟袁天翼讲相声,江老师说这样讲,观众听不清楚的。我觉得嘛,江老师没有参加过演出,没有排练过,不知道排练的辛苦,没有资格对我进行这样的评价。而且,她当时站在郑志雄的边上,我也问过郑志雄了,郑志雄说他听得清楚的。所以,江老师这样说我,我觉得是在故意找茬。”

等他把所有的怨气话全部说完之后,我问他还有其他原因吗,他说没有了。然后,我开始进行疏导:“听了你的叙述,你不是讨厌音乐课,而是因为这件事你对音乐老师的怨恨,这怨恨就像一颗种子,发芽派生出了你对音乐老师的讨厌,然后由此讨厌音乐课,一看到音乐老师,这怨恨的种子就开始滋生。对吧?”他点了点头。我继续:“以我的判断,我觉得这件事情上,你对江老师有误解。第一,对于江老师有没有演出的经历,我这么跟你说吧。蒋老师我是普通师范毕业的老师,当时学习音乐的时候,要学习风琴、唱歌、唱游、合唱、舞蹈,表演给老师看。那么,江老师是从专业的音乐学院毕业的,你觉得她有没有演出和表演、排练的经验?”他顿了一下,然后说:“这样看来,我应该是误会江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第二点,你说郑志雄听得清楚,江老师怎么会听不清楚呢?我是这么认为,郑志雄是知道这则相声的,全班同学都看过,也都听过几次,哪怕是你不说他也知道下一个笑点是什么,而江老师是第一次听,她是以一个普通的观众身份来听的,客观地讲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。我曾经听过苗阜和王声来杭州的现场演出,有还几个笑点我是没有听清楚的。如果是网上或电视上看过的,我肯定能听清楚的。所以,你觉得江老师是针对你故意找茬吗?”

张同学想了想,然后很诚恳地说:“你讲的对的,我现在看来江老师应该是为了这个节目好说的。”“对呀,孺子可教哦。你这个节目是代表五年级组去比赛的,江老师当然很重视的呀。现在明白了江老师是忠言逆耳……”“利于行”张同学接下。“只是原先你误会江老师的时候,你没有把这话当做是忠言,只是把这些话当作逆耳之语,于是心里不爽,自然也就不能利于行了。”我真诚地对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 他明白了,早就没有了原先的那股怨气和愤愤了,现在只有的是平和和理智。我仍不放心地追问一句:“那今后上音乐课,还会这样地讨厌吗?”他肯定地说:“应该不会了。心里那股怨气没有了,心里通了。”看着他这样的释然,我开玩笑说:“你应该早点来找蒋老师给你疏通一下,对吧!”我笑了,他也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 心病还需心药医,心畅快了,事儿也就没有了。学生愿意对你敞开心扉的时候,就是我们能够处理和解决问题的时候。我愿意做一个让学生信任,让学生愿意听我说话的老师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2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